归国藏胞跨越半个世纪的“归乡路”

中新社拉萨1月30日电  题:归国藏胞跨越半个世纪的“归乡路”

中新社记者 白玛卓玛“今年是我第四次参与西藏政协会议,每年我都会根据自己在国外的生活游历经验与在拉萨的见闻调研提交提案,其后也能看到有关部门做出的积极努力与改变。”正在参与西藏自治区政协十届四次会议民族界分组讨论的西藏政协委员谢文根多·格列加措,30日在接受中新社记者专访时说。

谢文根多·格列加措曾经是西藏昌都市强巴林寺的四大活佛之一。8岁时,听到流传在拉萨街头的各种谣言,不明真相的他被父母带到了印度,从此开始了长达半个世纪远离祖国、远离故土的漂泊生涯。

“离开故土时我只是个孩子,不知晓未来何去何从。”谢文根多·格列加措说,去印度之前也有人曾提议他去国内其他省份读书,如果当时走了这样一条路,人生又当是另一番景象。

“幸而我最终还是回到祖国、回归了故土。”谢文根多·格列加措回想起五十多载的“归乡路”感慨良多。在印度生活了15年后,他来到了瑞士苏黎世,并在此定居下来。

谢文根多从小就酷爱组装机械制品,也颇有天分。他在苏黎世一家大工厂从事机械设备生产工作,熟悉了相关设备后,工作也算轻松,待遇丰厚。

“宜居的环境无法消解我心头的思乡之情”,谢文根多·格列加措说,位于格拉鲁斯山北麓的苏黎世,经济以工业为主,尤以机器和铁路设备制造业为重,农业生产也高度现代化发展。这里森林茂密,气候宜人,连续多年被评为世界上“最宜居城市”之一。

去过浪漫的巴黎、品味过罗马的古典与伦敦的时尚,他却总是在国外藏胞聚会的时刻,建议大家回到西藏去看看故乡变化。“不管是美丽的景色还是现代化的都市风貌,看过之后我总是有一种遗憾,因为记忆中故乡的模样渐渐模糊了。”

自上世纪80年代起,谢文根多·格列加措数次回到西藏,看到拉萨街道繁华、交通便利、民众安居乐业及保护得当的佛教寺庙、文物古迹。“我一定要回到故乡!”他暗下决心。

2011年,谢文根多·格列加措携妻子在拉萨正式定居,年过六旬的他终于结束了半个世纪的流浪,回到了故土。

几年来,作为西藏政协委员的谢文根多·格列加措积极为故乡发展建言献策。“青藏高原作为中国主要水系的源头,其生态重要性尤为突出。今年我就建议应当借鉴国内外处理生活垃圾好的做法,采取有偿回收和再利用等方式。”

西藏自治区归国华侨联合会2012年正式挂牌成立,谢文根多·格列加措担任副主席一职,他连同多名常委会委员积极为西藏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牵线搭桥,在提升特色优势产业、促进各族民众增收致富中发挥了一定作用。

“在我的心里,拉萨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宜居的城市。”谢文根多·格列加措说。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