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购标的方遭供货商年关讨款 红旗连锁“三角债”待解

见习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1月22日上午10时,成都明炬律师事务所的会议室里座无虚席。

他们有着一个共同的身份,“互惠超市的供货商”。

2015年7月6日,红旗连锁(002697.SZ)签订《股权转让协议》。至2015年底,红旗连锁已完成互惠超市222家门店的交割。但是此次收购并不顺利,互惠超市仍遗留下的1亿多元货款仍未解决。

供货商黄君指出,“红旗、互惠此前收购达成的协议应该拿出来给大家看,互惠倒了,欠款可以理解,可是红旗还在正常经营”。

红旗连锁董秘曹曾俊25日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他们都是乱说,有最新的进展公司会发布公告说明”。

截至25日,红旗连锁尚未通过深交所发布任何关于互惠债务的公告。

红旗连锁23日官方微信号发布声明指出,互惠商业、互惠实业欠供应商货款,与红旗超市无关,与红旗连锁无关,但红旗连锁从社会责任出发,愿意协助互惠处理供应商问题。

“伤员”互惠

早在2015年3月,互惠超市便被曝出老板失联,公司拖欠供货商过亿货款,并已有多家供货商停止供货。据成都当地媒体报道,3月底,互惠超市董事长潘世伟方才露面表示,“自己并没有失联,很多人发现互惠超市出现关门调整的现象,但都属于战略性调整。”

同年5月,成都本土传出了红旗连锁将收购互惠的消息;5月底,虽然红旗连锁仍未发布收购公告,但是红旗连锁员工已悄然进驻了互惠超市,只是招牌并未改变。

直至2015年7月,红旗连锁公告称,公司于7月6日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以不超过3.49亿元收购四川省互惠商业、成都市互惠实业、崇州市互惠生态农业共同持有的成都市互惠超市100%股权。

由于本次收购未构成重大资产重组,所以公告中对交易标的信息披露相对有限,也未披露互惠超市的详细负债情况。

但是,互惠超市的3家股东单位均处于资不抵债的境地。

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互惠商业负债金额为5.83亿元,净资产为-2.95亿元;互惠商业负债金额为9881万元,净资产为-7634万元;互惠生态农业负债金额为2149万元,净资产为-2141万元。

红旗连锁此前的收购公告写明,“双方同意,转让价款支付到以本公司名义开立的共同监管账户,转让价款专项用于支付转让方欠银行贷款、转让方欠供应商货款、转让方欠门店房租等”。

“2015年5月前,便已有多位供应商将互惠超市告上法庭”,成都恒适贸易有限公司负责人陈跃称,由于涉及诉讼,红旗无法展开对互惠的收购,所以红旗5月时曾将20多家供货商召集到公司,要求供货商撤诉,并表示欠款会按照流程解决,但是当时红旗方面并未作出任何明确承诺。最终,红旗支付了撤诉的供货商50%的货款,而始终坚持未撤诉的一家供货商则获得了拖欠货款的75%。陈跃为供货人之一。

真假“折上折”方案

红旗连锁董事长曹世如20日指出,红旗连锁多次与互惠进行协商,希望他们积极处理供应商欠款问题。但一直以来,互惠超市都没有负责人出面解决。

1月22日,成都食品商会组织供货商召开新闻通报会。成都市食品商会秘书长任伟维表示,“通报会之前,互惠超市曾说要派人参加。”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现场看到,截至当日会议结束,互惠方面人士也未出现,仅有两名代理律师坐在后排,但是均未表明身份。上述代理律师表示,“没得到通知,不能说话”。

21日晚间,互惠超市已与红旗方面达成共识,将委托红旗来处理债务问题。“红旗提出了,在货款7.5折的基础上,再打7.5折的解决方案”,成都市食品商会秘书长任伟维在22日表示。

对于成都食品商会组织的债务情况通报会,红旗连锁方面也不认可。

红旗连锁23日通过官方微信号声明表示,成都市食品商会发布不实内容的行为,加剧矛盾激化,红旗连锁将不排除通过法律手段来维护公司声誉。

作者:董鹏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