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世界的倒影中(组图)

《画的秘密》《画的秘密》作者:马克-安托万 马修版本: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2016年1月起初,只有黑与白。雪片和枯树的轮廓,勾勒出一个男子冷静中带着悲伤的表情——但不仅仅是这些。他刚参加完挚友的葬礼,应该说更多的是茫然和困惑。在这片缺乏足够色彩的世界中,与其说死亡是恐怖的,不如说是抽象和费解的。彼世界的倒影中
起初,只有黑与白。雪片和枯树的轮廓,勾勒出一个男子冷静中带着悲伤的表情——但不仅仅是这些。他刚参加完挚友的葬礼,应该说更多的是茫然和困惑。在这片缺乏足够色彩的世界中,与其说死亡是恐怖的,不如说是抽象和费解的。

然后,他开始循着挚友的诡秘遗嘱中的蛛丝马迹,进行了一番关于几何与天文的解谜之旅。这些秘密潜藏在一幅不起眼的小画中。然而,随着解谜的深入,活着的那个人一边受到莫大的惠顾,一边变得与死者越来越融为一体。就仿佛如他所愿,挚友从未离开。

直到探险的末尾,当那莫名的色彩袭来,男子的生命便仿佛被袭击了一样,因承受不住谜底的强烈直射而倒塌。倒像是死者通过解谜获得了永生,而生者却被耗尽了能量。如果这是死者对生者开的一个玩笑,这个玩笑未免太过沉重。

整个故事紧凑,一气呵成,如一曲缓缓递进的哀歌,在最高潮的部分震落一组撼人心魄的和弦。然而,它所带出的余味却久久不散。除了谜面的精彩诡谲,谜底的出人意料外,这更是一个含有多层次寓意的套层结构。而且是在故事完成后,读者从核心部分往回倒着推理,每一层涟漪,都向外推开一个更深不可测的宇宙。

从一个人的死亡开始,以另一个人的死亡结束,却找不到作者是从什么时候偷换了生死之间的通道;从一个人的悲哀开始,以另一个人的笑容结束,最后却让悲哀者显得可怜,微笑者显得可怖;从一个世界的黑白开始,以另一个世界的色彩结束,开头的黑白不再严肃,反而显得单纯而真实,最后的色彩倒突兀得如同梦魇,不但没有为这个虚构世界增添温暖,反而描绘出虚实难辨的迷幻。

写到这里,可能读者会误以为我在描述一部小说作品。而实际上这是一部漫画。马克-安托万 马修的绘画,线条简朴而老练,空间感写实,构图颇有表现主义电影般的强烈感染力。这种绘画风格恰是这类故事最好的载体形式。没有太多张扬的细节,全部服务于叙事内容。能够沉得住气,不在绘画上喧宾夺主,还能让故事的视觉呈现出恰当的气氛,这样的漫画家和作品,都实属难能可贵。

而最让漫画读者惊讶的是,作者对于原创故事的虚构能力和深刻度,可能远远超过了很多文学作品。这部漫画更像是一个精巧的黑色电影,一首谜语诗,一部由图像来诠释的哲理小品。

或许,每一个此世界的人,都在不知不觉中生活在另一个世界的倒影中。不管是情感,艺术,思维,都只是一个无限维度中沧海一粟的折射。

那么,读了这个故事的人,是否也像开篇的这位男子一样,早已落入了这些倒影组成的陷阱?从书本抬起头时,窗外正是上海几十年不遇的冷天气。蓄谋已久的云层俯瞰着密密麻麻的楼房和枯木,很快也要下起雪来了。

书评人 高嫣沁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