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冒充“执法人员”多次敲诈滴滴司机(图)

昨日,张某在顺义法院受审,他冒充执法人员三次敲诈滴滴司机。昨日,张某在顺义法院受审,他冒充执法人员三次敲诈滴滴司机。
通过“滴滴软件”约车,再冒充交通局工作人员,以处罚非法运营车辆为由敲诈司机。去年,物业员张某在两日内,以同一手段骗取三名嘀嘀司机共计近3000元。

昨天上午,张某被控招摇撞骗罪在顺义法院受审。庭审现场,张某表示自己曾乘坐黑车,被绕路骗了钱,敲诈滴滴司机的原因是“报复”。

事件:假执法敲诈滴滴司机

网络租车的争议让张某钻了空子。公诉机关指控称,去年10月24日15时许,张某通过“滴滴软件”乘坐张先生的汽车从呼家楼到顺义,在后沙峪苏活小区附近,冒充交通局工作人员,以要对非法运营车辆处罚为由,骗取对方430元。

得逞后,张某在两天内,继续以同样方式分别骗取滴滴司机宋先生、谷先生1900元、600元。

敲诈期间,为了不被打扰,张某提前让司机关了软件。宋先生说,他从亚运村拉张某去顺义,走了一半,张某接了个电话,称滴滴专席告诉他司机绕路应终止订单,于是两人提前结账关了软件,后继续行驶。

谷先生在被张某要了600元后,坚持跟他要执法证件,张某不给,谷先生报警,张某被警方传唤到案。

司机:怕高额罚款愿私了

张某能够得逞,也是因为这些司机心虚。滴滴司机张先生说,去年10月24日下午两点多,他打开滴滴,接到叫车提醒,说从朝阳区的呼家楼到望京,便接单了。拉上乘客后,乘客接了个电话说改主意了,要去顺义,两人便上了机场高速。

到了后沙峪苏活小区后,这名乘客说:“咱们聊聊吧。是你给我们交通执法大队打电话还是我打?”一问才知道是交通执法大队负责“钓鱼执法”的人员,张先生因拉滴滴不合法,要接受大约1万到3万的罚金。

“我说别呀,咱们私了,他看见我的银行卡,让我去银行取钱,我就把手里的450元都给他了。”张先生说,眼见返回的高速费都没有,就被退了20元。“我拉滴滴挣点钱,听说交通执法大队,害怕,就把钱给他了。”

同样的,第二天被骗的宋先生、谷先生也因为怕高额的罚款,把身上的钱都给了张某。

庭审:建议判刑9个月至1年“我想报复滴滴司机,因为以前我打过一辆黑车,绕了很多路,被骗了钱。”昨日,法庭上,对于敲诈司机的原因,张某迟疑了一会,这样说道。案发前他是物业员工的身份,与出租车行业无关。

公诉机关认为,张某多次冒充国家机关工作人员招摇撞骗,应当以招摇撞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公诉人认为,张某被传唤到案后能如实交代罪行,系自首,应依法从轻处罚,鉴于其案发后积极退赔,建议对其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至1年。

该案未当庭宣判。

新京报记者 刘洋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