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名画,赏箜篌

采写 信息时报记者 冯钰

摄影 信息时报记者 陈文杰

说到中华传统乐器,大家会马上想到琴箫筝笛、编钟编磬,却不一定知道箜篌这种历史悠久,仅仅比石哨、骨哨、骨笛、埙、陶笛年轻的乐器。它音域宽广、音色柔美清澈,古代除宫廷雅乐使用外,在民间也广泛流传,在无数诗歌与绘画中留下了印记。但是,从十四世纪后期开始,它便不再流行,以致慢慢消失。

1月28日,由南沙区文联、广州图书馆主办的《盛世回音》展在广州图书馆隆重举行,共展出卧箜篌、竖箜篌、凤首箜篌29架,全方位地展示了箜篌面貌和历史,从时间和空间的维度阐明了古琴、箜篌、竖琴等中外乐器之间不可分割的联系,以实物还原的方式再现了几千年前的汉唐盛世、礼乐繁华。

《史记 封禅书》中有记载:“于是塞南越,祷祠太一,后土,始用乐舞,益召歌儿,作二十五弦及空侯(注:箜篌最初称"坎侯"或"空侯")琴瑟自此起。”汉代乐府诗《孔雀东南飞》就有刘兰芝“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诗句。据考证,箜篌从出现至今,已有两千多年的历史。

在古代,它有卧箜篌、竖箜篌、凤首箜篌等不同形制。其中,卧箜篌与琴瑟同源,属于中国古代汉族乐器,而后两者则由外国传入,形制与今日的“竖琴”同宗,又分角形与弓形,角形源自埃及,后经波斯向东传入亚洲,而弓形则见于东南亚一带——这么看来,竖箜篌、凤首箜篌传入中国的路径与古代中国与欧亚各国经济、文化交流的道路吻合,也就是今天我们耳熟能详的“一带一路”。

在盛唐时期,箜篌演奏艺术达到了顶峰,然而明代以后,却逐渐衰微。但世人对于箜篌的追寻从未停止,20世纪30年代初,我国著名的民族音乐社团上海大同乐会,以弘扬我国悠久的音乐文化为宗旨,曾发起和制作出143件古今民族乐器,并对20件乐器做了改革尝试,其中就有小箜篌。上世纪80年代初,我国研制成功多种造型各异的箜篌,还在此基础上研制出了新型弹拨弦鸣乐器双排弦箜篌,不仅使箜篌的结构和演奏技法有了长足发展,同时也使箜篌的外观焕然一新。

此次展览中所展示的箜篌,都是出于自称“箜篌匠”的黄袆琦先生的研究、复原与制作。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出生于香港的黄袆琦从事音乐教学、研究及乐器制作四十多年,在展览开幕式上,他表示因香港缺乏制作场地和原材料,2007年退休后,移居广州南沙,正式重塑失传的古乐器竖箜篌。

本次展览的策展人、南沙区文联主席黄健生告诉记者,黄袆琦经过四年反复研究和试制,于2011年11月,成功复原两台古竖箜篌,成为重塑可演奏用(唐)箜篌中国第一人。在南沙区文联的关心和支持下,开展了古竖箜篌的演奏活动;之后陆续在国内展开文化交流,令沉睡四百年的古乐器竖箜篌传遍大江南北,逐步引起音乐界关注。2015年初,又复原四台新疆出土的箜篌,其中包括两台且末箜篌,两台鄯善箜篌,同年10月在新疆且末等地展出,并在且末箜篌文化研讨会作箜篌复原方向专题发言,得到与会专家学者认可。并于12月收到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文物局(博物馆)的委托书,委托黄袆琦为二千多年前的木箜篌做研究和复制工作。

千百年前的古乐音再度响起,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添加了一曲华章,更是为海上丝绸之路发源地——广州,提供了辽阔久远的历史回响。黄健生介绍说:“盛世箜篌不仅在美学意义上重塑了唐代竖箜篌的形制,还具有强烈的实用性——重现千年古乐器的音色和音质,并使之投入到实际的演奏中。”世界首席箜篌演奏家、原中央民族乐团国家一级演奏员崔君芝对盛世箜篌爱不释手;被誉为“当代李凭”的青年箜篌演奏家鲁璐带着黄袆琦制作的“中国红”盛世箜篌走遍大江南北;盛世箜篌还走进了颐和园,在2014年APEC领导人非正式会议期间重现了古代宫廷乐舞。

在展览的开幕式上,鲁璐用黄袆琦制作的竖箜篌演奏,给观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然而由于场馆所限,在展览期间到场参观的观众,只能看到实物展品与文献照片,却无法亲耳聆听到箜篌清亮圆润又内含悠扬的音色。不过,我们却可以看到,在古代绘画中,留下了许多关于箜篌的描述,让我们配合这次展览,一起来欣赏吧。

《合乐图》原件绢本,长卷,水墨,设色;纵41.9 厘米,横184.2 厘米;藏于美国芝加哥艺术学院。展览中所见局部复制图,是由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文物局(博物馆)提供。

美国芝加哥美术馆藏(传)周文矩的《合乐图》与 《韩熙载夜宴图》卷有重大联系。这不仅是此图在绘画风格上与《韩熙载夜宴图》卷极为类似,而且在画面内容上也符合画史事实。众多画史记载,《韩熙载夜宴图》不但妻妾众多,而且皆通晓音律,《韩熙载夜宴图》卷第二段中的鼓急第四段“清吹”中的笛子、拍板等都来源于民间乐器。《合乐图》中“吹奏”一节所展示的正是画史记载的场景。是图中的主人公头戴轻纱帽,据《清异录 南唐拾遗记》记载,这种轻纱帽是韩熙载自制的,当时非常流行,加上有特征的长髯,正是画史记载的“小面美髯” 韩熙载的形象。著名美术史论家林树中先生认为:芝加哥美术馆所藏传周文矩的《合乐图》,其实是失传已久的周文矩笔《韩熙载夜宴图》的部分。

近代 程十发 李凭弹箜篌图

这张画作是黄袆琦三十年前在北京收藏所得。

程十发,1921~2007,是继任伯年、吴昌硕之后的又一个海派绘画的高峰。写意人物画是程十发绘画的重要题材,是他全部的艺术创作中非常有特色和艺术价值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件《李凭弹箜篌图》取材于唐代诗人李贺的《李凭箜篌引》。李凭是当时著名的梨园艺人,善弹奏箜篌,唐代诗人杨巨源也有《听李凭弹箜篌》,同时代多有同题诗作,但最有名的莫过于李贺的这一首了。“石破天惊”这个成语,就是出自这首诗,原句是“女娲炼石补天处,石破天惊逗秋雨。”用以形容李凭的箜篌演奏功力深湛,扣人心弦。此诗运用一连串出人意表的比喻,传神地再现了乐工李凭创造的诗意浓郁的音乐境界,生动地记录下李凭弹奏箜篌的高超技艺,也表现了作者对乐曲有深刻理解,具备丰富的艺术想象力。全诗语言峭丽,构思新奇,独辟蹊径,对乐曲本身,仅用两句略加描摹,而将大量笔墨用来渲染乐曲惊天地、泣鬼神的动人效果,大量的联想、想象和神话传说,使作品充满浪漫主义气息。

这首诗中,还有“昆山玉碎凤凰叫,芙蓉泣露香兰笑。十二门前融冷光,二十三丝动紫皇。”的句子。据诗中“二十三丝”,可知李凭弹的是竖箜篌,画作精准地还原了这一点。
已邀请:

要回复问题请先登录注册